阅读:1205回复:1

[北京]清明节二峰攀登实录-5276米向太阳致敬

楼主#
更多 2016-04-22 13:26
分享到:

看到佛光了吗

冲顶途中



冲顶途中



冲顶途中


清明节,本想趁着这个机会回家去看看。还未来得及安排,便已被安排。清明节——四姑娘山二峰。
我在四姑娘山最后的记忆是五年前的秋,那时候还在走长坪沟穿越毕棚沟
这条线路。满山的彩林幽幽静静,小途的马铃在山谷回传,四座雪山拔地而起,唯美而凄凉的故事在当地代代相传。
在办好一干手续之后便出发了,到了日隆小镇已是下午,对于初上高原的伙伴们,多多少少高原反应还是有一点。





第二天便开始了适应阶段,徒步长坪沟。



虽然这个时段的长坪沟并不及印象中的深秋,但这远离城嚣的安静倒也是一种享受







途中,一匹梳着刘海的马儿正在吃草,神奇的是只要你举起相机它便很配合的和你拍照,当你放下相机,它有低头吃草。







长坪沟的栈道由木头构成,约为7公里,一路通达枯树滩



在到了枯树滩的时候正好正午。高原运动十分消耗能量,图为一群穷凶极饿的背包客正在抢食。


吃饱啦累了干嘛。。。。躺尸中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躺尸中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
继续躺尸中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
一大波人正在躺尸中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(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行躺尸了)


回到客栈中的躺尸人正在传照片,都是些没出息的家伙,括弧,还好我没露脸









去大本营的路在售票口的旁边,一路通达到山里。



不得不说,能在大山上喝上一口可乐是多么幸福的事情,虽然我每次都会带上一瓶,括弧:从不告诉别人。(超级大坏蛋:可乐,就是这么任性!



漫漫长路,省却一词,直接跳到大本营吧。(超级大坏蛋:我就喜欢这么无节操的笑。)




大本营的地势高高低低,加上下来场大雪,十分的潮湿,营地只能分开建,好在天气本来就冷,近黄昏时已成冻土。




小猴子:2就要2的有范,我有你也有!



补充一下,这位国际友人是在客栈遇见的,通道和下这场全国组合就成了国际组合。




国际友人:不要看我胡子,其实我才二十年华




国际友人:额。。。这米饭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好吃!







日薄西山,好似空气瞬间凝固一般,刚刚还莺莺语语的山谷瞬间便冷却无声了。




夜晚,一直嚷着要拍星空的某队员:NM,我相机都架好了,你给我下雪。。。。。。




晚上的雪特别大,不得不半夜提着营地灯去挨个抖帐篷上的积雪。



清早,3点便开始了登顶之路。漫漫长队只看得见一条发光的长龙。




几天的积雪使得路特别难走,一不小就踏空在齐腰的雪窟里,漫漫似乎没有尽头,一路上除了大口喘气就是跟着前面的脚步走,还未至垭口东边已经泛黄。云海如潮流一般汹涌漫来。



高反使得大部分人体力透支,险要的山路也让人如履薄冰,但终有勇士不畏艰苦,坚持到顶,鉴证这幻境一般的魅力。



















刚出的火烧云将雪山映成红色






后面的路亦是极为艰难,但要相信付出与回报是正比的。







亮仔:装B,需要一个好的形象,就像我这样。
PS
老杨:裤子都没脱,糟蹋艺术。













然而并未就此结束,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,这一切才刚刚开始



日出之后的雪非常的潮湿软滑,特别是这种下山的坡,然而事实并非大家想想的这样,在小心翼翼的走过碎石坡后,下面的雪在云海的保护下并未被太阳光照射,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些活动。















到了大本营已是正午,草草收拾行李,便开始下山,近一天的攀爬下滑已然让伙伴们的体力透支,于是便选择骑马下撤,当然,马匹是在山下就已经计划好了的。当晚,不管登顶的也好,下撤的也罢,大家都醉的一塌糊涂,没人记得到底喝到了几点,原谅我醒来的时候已在床上。



PS:成都,我们相约在川西坝子,地道的火锅又让我们热闹了一番。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终归还是散了,不过我们相约明年再同路。




喜欢0 打赏0
1KM#
2016-05-05 14:26
时针滴滴答答,流逝的是光阴,留下的是回忆,流年分分秒秒,飞逝的是年华,沉淀的是情感,斗转星移,不变的是祝福,朋友,愿你天天都有好心情,万事皆顺
回复(0) 喜欢(0) 打赏 举报
游客

  • 快速发游记
  • 在线客服
  • 我要吐槽
  • 飞回顶部